A站十年:从来没有人放弃Acfun,只有被她放弃的人

A站十年:从来没有人放弃Acfun,只有被她放弃的人

发布:cxoy662020-08-28 03:39:43分类:文章资讯标签:只有

从来没有人放弃acfun

只有被acfun放弃的人

拥有它的人没爱过它

爱它的人却从未拥有过

斌哥是我从小认识的人中最爱站甲的人。到什么程度?有一次我请他去网吧玩游戏。他去了网吧,什么也没做。他首先打开Acfun的网站,然后惊呆了.

我劝他快点,为什么不玩游戏呢?

他说他在执行任务.

我盯着他一动不动的网站主页,看上去一片空白。

什么任务?

他说:A站在线时长...

但这个人不久前告诉我:

我决定放弃A站了...

我连续打了几次电话。

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出现了这样一段很长的话:

在10年内注册账户,在8年内发布103个视频,累计点击率达到480万。拦河坝基本上是满仓,收集和评论的数量没有计算在内。点击次数多的作品包括综合、扩散和混合切割。平均而言,每段视频的制作和压制时间超过20小时,前期每段视频需要3天到1周的时间。

截至现在,以上,全部,消失不见。

我把八年的青春全放在了那里,A站给我扔了。

作为中国弹幕文化的发祥地,2007年成立的A站,出口了金克拉、鬼畜全明星、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第二个袁”曾经是A站最有特色的标签,这可以从A站的全称《欢乐合唱团》、《A是动画》、《C是喜剧》中看出。

2007年6月6日,一个名为Acg_xilin的ID将Acfun这个网站第一次推到世人面前,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视频网站之一。它最大的特点是“拦河坝”悬挂在视频上方,“一起看好戏”和其他人的评论一直被许多年轻人追捧。

然而,在2009年6月网站热的时候,甲台因为员工冲突引发了内部派系斗争。在经历了一个月的机房故障和无法访问之后,它触及了用户耐心的底线,这导致老会员石碧建立了另一个门户网站来创建B站的前身“米库凡”。

2010年,刚刚大学毕业的锡林无力支撑起庞大的甲台运营系统,以约400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创办的甲台,然后放弃了。这是A站最好也是最混乱的时刻:2月份,A站刚刚赢得了首届Acfun春节晚会,但在下半年,却面临着水军的大量恶意灌水。与此同时,网站服务器不稳定、评论速度慢、主页混乱等问题也达到了顶峰。

或许从那时候起,真正把A站当孩子的人,

毅然决然地把2岁大的她扔在了废弃车站。

购买站a是陈少杰。然而,与A站名义上的负责人陈少杰相比,A站的用户更熟悉负责A站实际运营的西蒙,有人甚至认为西蒙是A站的新老板.

就在创始人西林进入A站整整一代人之后,2010年,他在Acfun Post Bar上留下了作为创始人的最后一次演讲,其中提到:“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的话成了一个预言,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与其他平台的连接和版权问题成了A站的关键

在2010年至2013年期间,中国的二次文化并不繁荣,A站聚集并培养了许多二次文化爱好者,但多年后,他们无法走出去,这使得他们难以盈利。为了改变这种状况,2013年初,陈少杰加大了对a台的管理和投资,其代表作品是4月孵化的ACFUN直播。这个中国最早的游戏直播平台的早期用户基本上是从http://ACFUN.com引进的,并于2014年1月1日正式更名为贝塔电视。

从锡林郭勒系统到温格系统再到奥菲系统,A站在四年中三次更换了实际控制者。正如A站的所有“猴子”都期待着一个稳定向上的局面一样,在接下来的三年里,A站经历了三次CEO的戏剧性变化。——一位神秘的富二代的入主,再度搅动了A站的一池春水。

他就是杨,“富二代”一直是他的标签。在上述《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出生在山东豪门世家的“富二代”的标签,让杨隐约感觉到,他总是用有色的眼睛看着自己,他在国外的优异学习成绩和优异表现,似乎并不完全是他自身能力的体现。

杨的另一个身份是第二维度的狂热追随者。在2015年的社交网络上,一个名为“仲夏之光之年喵殿下”的标识通过频繁的抽奖、晒车、展示豪宅和二手主题收藏品,以及与黄晓明和Tfboys等明星交友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巧合的是,微博上喵殿下的个人照片与杨之前采访时留下的个人照片吻合。

然而好日子不久,

A站一年一换的CEO魔咒依然在进行着。

2016年,无论是短片、现场直播还是二次播放,A台都将有足够的机会切入风口浪尖。但不幸的是,在这一年内,甲站经历了三次高级管理人员变动。几乎每一笔资本进入都会伴随着管理结构的变化和冲击。

团队成员的频繁更换使得Acfun的产品改进速度不尽如人意,同时也暴露了A台部门的内讧问题。在产品方面,是Caton的应用程序、黑色视频和越来越无聊的内容。

6月17日,经过近半年的沉寂,A台终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发出了声音。在首席执行官刘燕燕平台的支持下,A站似乎终于决定了自己的方向,并开始准备一场大的战斗。

但几天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文件,要求甲台按照有关规定全面整顿音像节目服务。对于二级网站来说,政策风险一直是达摩克利斯之剑。更致命的是,a站没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9月,北京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再次通报,对其进行了罚款和整改。

A站刚刚缓过来的势头,又因此次监管,而垮塌下去。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很多A站的用户用来形容自己对A站的感情

在那些最困难的时候,这些A站用户喜欢这样呕吐:“这个破网站吃枣丸(谐音:早晚)。”随着时间的推移,“吃枣丸”已经成为最著名的止损方式之一,公司管理层和普通员工都会自嘲。

但这次,梗可能要变成现实了。

到目前为止,A站的主人经历过好几个,每个投资方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却没有人真正关心过A站的发展,都只想利用A站拓展自己的发展罢了。

伊斯兰世界(A站)曾经辉煌,但现在正在衰落,这自然引起了许多信徒(核心用户)的不满。他们把问题归咎于西方世界(B站),这是一个方向性的错误,所以他们不得不回到纯粹的穆罕默德时代(回归的最初意图),并发展了各种极端组织(攻击性宣传)。

一个人、国家、文化开始衰老的标志

就是开始怀念过去,

公司更甚。

一边坏,一边蠢

就是这里正在发生的事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