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投行家方风雷:不懂技术不看报表,会看大势会算大账

“中国特色”投行家方风雷:不懂技术不看报表,会看大势会算大账

发布:cxoy662020-09-20 04:33:29分类:文章资讯

人活一辈子,能力第二。有的成了脸,有的成了里子,都是因为时代。

文丨华商韬略 孔令娟

木兰花错过了格力,这让外界大吃一惊。

神秘的后浦基金成立12年,没有官网,也没有外部联系方式。然而,关于其创始人方,中国第一代本土银行投资者,却有许多传说。

【1】

方的父亲姓李,在革命时期从事地下工作,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他改名换姓,一直使用到解放后。动乱年代被批,其他兄弟改名叫李,但方保留了自己的名字。

取自龚自珍《九州怒,倚风雷》诗,也是《梧州为风雷所震》的风雷,前加“方”字,意为“天将大责斯人”。

要承担一项伟大的任务,首先要“苦思冥想,锻炼筋骨”。16岁那年,方被派往内蒙古插队工作,然后参军,在工厂工作。直到高考复读,他才迎来人生的转折点,于1978年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

新时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方大学时辅修经济学,毕业后分配到外经贸部工作。此时他已经30岁,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

曾经担任河南省委书记办公室副主任的王忠林写了一篇文章。1983年,方跟随外经贸部纪委办案组对河南外贸体制进行调查。

一年过去了,他什么都没发现,却看到了制度的僵化。但当时中原省对改革充满热情,正在开拓视野,招贤纳士。善于思考的方,被省领导看中,留了下来。

今年,河南还邀请莫干山会议的年轻经济学家成立“河南经济顾问团”。咨询组往往由老领导和老人组成,而咨询组则要求敢说话、敢做事的年轻人

河南省不仅咨询了年轻的经济学家,还给了他们真正的工作。朱家明是河南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是省长。黄江南担任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委员会副主任。

这开创先河之举,一方有魄力,愿提供试验田;一方有激情,渴望大干一场,双方一拍即合,1985年就结出五大硕果,方风雷组建的中原国际贸易公司就是其一。

后来使贪官胆战心惊的朱家明、黄江南、翁永熙、王树基,在当时被称为“维新四君子”。1979年,四个人在一起熬了几个晚上,写了一篇预测经济衰退的报告。

报告上传到中央后,受到重视,他们成为最年轻的向领导汇报的学者。正是这种经历让王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实习研究员转行到经济领域。

“四君子”也是1984年莫干山会议的主要推动者。会议期间,100多名年轻经济学家彻夜不眠,不停地讨论和争论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些话题,导致一大半人在会议结束时病倒。

这次会议让一批年轻的经济学家脱颖而出,吸引各方招聘人才。

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方并没有落后太多。河南建业董事长、曾与他共事的胡葆森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这样描述他:“一个不安分的人,具有巨大的创新动力和创新能量。”

在此之前,河南的对外贸易完全由中央政府控制,但方建议河南建立自己的贸易公司,以摆脱国家的统一管理。胡葆森把他的想法写进了申请报告,并交给了黄江南。

黄江南正在考虑如何在外贸体制改革上打开一个突破口,所以他绝对支持这个大胆的提议。他积极推荐和推动舆论,中原国际贸易由此诞生。

正是因为中原国际贸易,1985年前仅引进外资500万元的河南,1988年已达到2亿,外贸增长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广东。

1988年,方促成了中原国际贸易的合并

1991年,方去了美国,但他回来后还没有学好英语。对他来说,中国是最熟悉、最透明的地方,1992年的春风也感染了他。

方火速赶往海南这个最热的地方,在建行旗下的一家公司从事酒店开发。今年冬天,他去美国参加弟弟的婚礼。在经济学家刘国光的介绍下,他会见了世界银行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林中耕。

虽然林在1990年任期结束后回到美国,但他一直关注中国,并希望建立一个国际金融机构。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方的时候,这个一向从国家战略角度思考问题的人,立刻就被吸引住了。

方后来对《中国企业家》说,金融改革具有强迫性质,

中国企业要走出去,外国企业要进来。当时摩根士丹利亚洲区负责人杰克华兹华斯也想成立合资投资银行,因为他看到中国是“下一个大事情”,想抓住第一个机会。

在中外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国际金融公司(CICC)于1995年6月成立,建行控股42.5%,摩根士丹利控股35%,其余分配给其他投资者,但中外总持股比例为50%至50%。

CICC建立初期,是摸着石头过河。直到方交易中国电信香港公司(中国移动的前身)才找到大方向。

1997年10月,中国电信(香港)成立仅5个月就在纽约和香港上市,融资42亿美元,是当时亚洲除日本以外规模最大的IPO。

虽然和方一战成名,但也向世人暴露了公司的内部矛盾。因为与CICC合作的承销商不是摩根士丹利,而是它的死对头高盛。

事实上,CICC在建国后不久就陷入了争夺控制权的斗争。《华尔街日报》的前中国国家主席麦健陆在《十亿消费者》的第二章中有详细描述。

这一段岁月,方风雷热血沸腾,上下求索。

双方并没有在各方面互相让步。夹在中间的第一任CEO林中耕左右为难,任职三个月后辞职。此后,摩根士丹利任命了四位首席执行官,但副总裁方是的实际经理。

叙述说,林重庚第一次把方雷锋介绍给华沃兹的时候,后者看着这个头发凌乱、英语说不好的壮汉,就像某人的司机,不应该被称为“中国最好的交易员”。他心里想,没有人会把方当回事。

不仅仅是华沃兹,摩根士丹利的员工也是这样看方,但他们很快就明白,他们是精通中国风的大师。

他抽烟推杯换盏的时候,总能让顾客溢于言表,赢得信任。而摩根士丹利那些曾经的二三流员工对这种风格一无所知。

最终,无法处理客户的摩根士丹利员工只能随风而逝,CICC建行的员工对他更加敬畏。精力充沛的方也是实干家。一位CICC老兵说:“他想把每个人的鸡蛋都捧在手里。”。

方雷锋后来对《同床异梦》说:“我不懂技术,我不会做模型,我不懂财务报表,我不会用电脑.“不去资本市场,国家解决不了这么多资金,国企改革完成不了……所以要一步一步地推动上市,这是倒逼回来的。”

当然,他看大势,算大账。

他原本想拖着摩根士丹利策划中国电信上市,甚至去纽约和相关人员沟通。但这几个人对彼此的最初印象和华沃子是一样的,而且当时中国的电信系统和邮政系统都在邮电部的统一管理之下,没有上市主体,摩根士丹利就拒绝了他。

不过,方坚持推动中国电信业上市。在访问欧洲时,他看到许多外国大型电信公司登陆资本市场,不仅筹集了大量资金,还改善了公司治理。

摩根士丹利的固执和傲慢给了高盛一个机会。高盛亚洲区总裁约翰桑顿聘请了自己的电信专家,并与方和财政部官员一起制定了整个计划

中国电信在香港上市是大型国有企业海外上市的第一步,也拉开了它们重组的序幕。媒体盛赞方:“整个传播过程可以写一本书,但他在五个月内传播了一切。”

但对于摩根士丹利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先机,但还是有两棒三棒.

此后,方先后参与了中石油、联通、中石化等一系列大型国有企业的改制上市.所有这些大项目都是与高盛合作的。

摩根士丹利气得七窍生烟,认为方雷锋是他的眼中钉,但他无可奈何,大摩认为自己懂业务会管理,理应掌控全局,因此把中金看成其下属分支,建行的作用是提供客户和搞好政府关系;但已成为建行行长的王要用市场换管理,大摩可以负责技术层面,战略方向则应由中方主导,他希望中金成为世界一流的投行,为中国经济改革服务。

当然,CICC并不总是紧张不安。奥斯汀柯南于1997年下半年接任CICC首席执行官。他说他忠于CICC,而不是摩根士丹利,他的任务是建立一流的中国投资银行。

柯南鼓励中国员工在会议期间大胆发言,不要被傲慢和强硬的外国银行家吓倒,并向他提问。中国员工很尊重他,认为他很“豁达”,方也很欣赏。

不幸的是,得到中外一致认可的柯南上任仅半年就死于心脏病,CICC又回到了互不信任的过去。

2000年,中银国际邀请方出任CEO,他走错了地方。

CICC的内部问题是合资公司矛盾的缩影。方走后,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直到朱上任才逐渐平息。2002年,精疲力竭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放弃了控制权之争,转向纯金融投资。

投降后,摩根士丹利多次被CICC任命为联合承销商,获利丰厚。然而,巨人的野心总是咄咄逼人。摩根士丹利于2010年退出CICC,与华信证券合作。今年终于成为控股券商的外资。

方在接受采访时总是称赞摩根士丹利,但也认为对方“从未真正理解过我”。

他对麦健陆说:总的来说我的工作就是跟人聊天,看大势、算大账就可以了。”

海外上市是中国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第一步,中国经济已经开始融入全球浪潮。曾领导一系列大交易的方,《中国企业家》曾被评为中国资本市场十大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然而,对于这些动荡的往事,方只是淡淡地说:“我们都让时代推走了.金钟就是那个阶段的产物。”

因为他是这些交易唯一的推动者。

许多年以后,方仍会在的墓前献花。“是他的内心,不是他的头脑和技术能力,而是他的管理风格。他尊重我们。”

【3】

辉煌的战绩让方成了大不了的代名词,中银国际正好邀请他。

方在这方面的表现也很出色:他帮助英东收购了在创业板上市的香港电信、凤凰卫视和同仁堂,尤其是2001年在纽约和香港上市的中海油。

但是,方此时却准备从中行辞职。

单纯做生意不是他的目标。他想把中银国际从一个体制落后的国有证券公司变成一个具有国际水准的投资银行。

直到互联网泡沫被戳破,的大失所望,中银国际债务风险剧增,方才想改革。信誉就是一切。没有威望,他很难推进改革。

之后,方加入了由中国工商银行和东亚银行共同创办的投资银行东亚工商银行。但是随着国内风险投资的兴起,他的兴趣也转移到了私募主权基金(PE)上,他早就想到了“后浦”这个名字。

方也不是一时兴起。此前,作为CICC直接投资委员会主席,他投资了鹰陶瓷和扶南电池。直接投资部后来被剥夺了中国黄金,这是著名的CDH投资。

然而,2004年,方受命解决海南证券危机,成立高盛高华证券,自己的梦想被搁置了一段时间。

高盛高华最大的特色就是股权设计。虽然高华持有67%的股份,高盛持有33%的股份,但高华是由方等人从高盛借款1亿美元成立的三家公司成立的,高盛曲线获得了100亿美元的收益

方等人还与高盛签署了一份非正式协议,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高盛可以收购他们在高华的控股权。当时,双方都预测2006年将取消对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但直到去年,外国投资者才被允许持有证券公司。

本来想把老铁高盛带进门,结果被困住了。“他们未料到中国人学得会这么快,他们预想中金公司需要十年才能成长起来。”

他与毕马威大中华区前董事长何朝辉、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前联席主管王忠心共同创立了厚朴基金管理公司。

凭着三个人的口碑,厚朴的初始基金融资额超出原计划1/4,达到25亿美元,淡马锡和高盛都出资数亿美元支持。

厚朴完成融资后不久,以大单震惊市场。

2009年1月,厚朴花6.5亿美元从苏格兰皇家银行购买了其在中国银行30%的股份;

5月,后浦组成财团,从美国银行手中接管了中国建设银行高达73亿美元的h股;

7月,厚朴与中粮联手向蒙牛乳业投资61亿港元,成为其最大股东。

此外,还有对蒙古隆明铁矿的联合投资,对德克萨斯州页岩油的投资,以及阿根廷最大的私人石油公司向中海油出售其50%的股份.

“目的是没有的,运动就是一切。把领导交你的活儿干好,我们没想得那么复杂和高尚。”

这些大型项目,没有一个是普通PE能操作的,但却承担了重任,覆盖了投行的工作。

虽然没有出风头,方也有感慨。他最初准备了两个基金:一个是后浦,接受外资,另一个是和苏州创业集团共同成立的100亿人民币的产业基金,但后者并没有提高预期的资本规模。

相比国外投资者,国内投资者没那么信任他。

这可能和他之前的争议有关。

2008年金融危机前,中国经济增长迅速,但大部分红利被外资或有外资背景的机构分享。尤其是中国利润最高的垄断企业集体海外上市,更是令国内投资者眼红,而主要操盘手方更是成为攻击目标。

关于这场争论,方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取决于“谁在发展”,“最好的企业都是在国际上被杀的”,“只有人赚了一些钱,大账户和小账户应该被理解”。

他对《亚洲金融》说:2007年,方风雷只好以非执行董事长的身份从高盛高华分身,组建自己的PE。

2011年,方的两位合伙人退休,厚朴基金经历了一段动荡时期,让他们沉默了三年。当市场再次看到他们的公开新闻时,体育已经开花了。

当然,中国最耀眼的企业不是垄断企业,而是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所以,擅长交易国企的厚朴,不再像以前那么显眼了。

【4】

每个收购案都围绕着一个核心:中国,“我们从来没做过任何一个跟中国主题无关的项目”。

重点区域总能看到厚朴。比如去年,他们与中投、淡马锡、芯片巨头Arm等共同成立了厚安创新基金。并收购了软银出售的Arm China 51%的股权。

后浦总投资已经超过140亿美元,这几年已经多元化,不再局限于国企。比如他们投资了小米,蘑菇街,上汤科技。

在HNA危机中,后浦成了“救世主”。通过牵线搭桥,万科至少接手了HNA旗下的9个房地产项目。

万科和后浦也有很深的渊源。方和都是发起的河南商业组织“嵩山社”的成员。厚朴还帮助万科成为ProLogis的最大股东,prolog is是2017年亚洲最大的物流设施提供商和服务提供商。

ProLogis私有化是CEO梅志明发起的变相MBO。在方的交易下,由万科、厚浦、高淳、中行、普洛斯组成的中国财团以116亿美元成功收购。

有了这个先例,当Hopu和很多老朋友出现在格力混改的时候,很多人猜测这将是ProLogis MBO的又一次重演。

但根据混合改革方案,受让方必须是一致行动人,并由同一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控制。这是唯一的选择,让后浦和高淳从队友变成对手。

与高燕的长期投资相比,后浦过去更擅长解决难题和“扶马”。对于已经“立即”行动的格力来说,厚朴有李米

看大势,算大账的方,可能更关心的不是结果,而是交易的示范作用和影响力。

方在江湖上走了30多年,建立了一个可以纵横折叠的投资网络,可以经营大而难的交易,但它只围绕着一个中心点:中国。

“我们这一代人普遍对国家、社会、发展、历史、政治这些大命题感兴趣。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国家命运的沉浮导致你去关心这些问题。”他的弟弟、大江投资董事长李锋说。

“我是顶着做,出身红,政治上能担待,肩膀担得起,否则一会儿爱国一会儿卖国的,换个人神经都受不了。”

《南方人物周刊》,宫二的父亲,八卦掌掌门龚玉田说:“人活一辈子,能力首屈一指。有的成了脸,有的成了衬,都是时代造成的。”

虽然世人把方看做是“呼风唤雨的大神”,但他始终把自己看做是改革开放的有用棋子。

参考文献:

《一代宗师》麦健陆扑克投资者

《十亿消费者》方《方风雷:中国移动上市那些事儿》

《中国证券》丁伟《方风雷: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中国企业家》刘欣然《方风雷:躲在幕后的银行家》

《南方人物周刊》王彦青《回到端村》

本文由1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